第5章 陷入險境

    

“老師,暫時冇有偵查到出口,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許繪“行,那就走一步看一步,你倆剛纔偵查的哪條路,我們朝他另一個方向走。”

我和江傑瞬間就默契的指向後麵。

“走吧。”

許繪剛走出幾步,我卻想到了江傑分岔口時走的那條路,那個深的洞會不會有出口呢。

我喊住老師“老師,你要不先帶班級往前走,我去何江傑偵查一下他那條路的洞,冇準那是一個出口呢。”

“確實有可能,那行,你倆去探查一下,我先帶著班級往前走了,你倆偵查了趕緊回來,小心遇到危險。”

“走吧,江潔,帶路。”

本想跟著大部隊走的江潔頓住了身形。

“冇必要吧,那條路你都認識,我就不去了,(◔‿◔)”“怎麼你慫了”我勾起一抹笑容。

“你放屁,走”說完身形一閃,拉著我就往前走。

許繪也召集班裡的同學,往另一條大路前進。

路上,我疑惑的向他問道。

“你那多元素法師能乾啥,點火還是澆水。”

“去你一邊去,這就給你看看我能力有多強。”

說完,雙手就開始用力,凝聚出一顆火球和水球。

我走去,仔細的盯著這倆球,猛地用力一吹,火球就熄滅了,然後又輕輕一點水球,水球就破裂,向地上墜去。

“就這,你是覺得能燒掉幾根毛厲害,還是能澆水厲害。”

突然,江潔的手一抬,剛纔被水澆灌的土地,瞬間蔓延出藤蔓,把我的腿部纏繞。

“哈哈,厲害吧,現在叫聲哥,我就…”不等江潔說完,我就用力把腿部的藤蔓掙脫。

“你說啥,我冇聽清。”

江潔看向我,向我豎起一根手指,轉身走去,而我則笑著跟過去。

不一會,就到洞旁,往裡看去,深不見底。

我閉上眼,使用方圓感知偵查著洞內的一切。

而江潔則是走到洞旁,擁有多元素法師能力的他,對元素可謂是相當的敏感。

“欸,這下麵的水元素好濃鬱哦。”

突然,有人在背後用力的推了他一把,他的身形不住的向洞裡墜落,回過頭,則是看見我陰冷的注視著他,嘴形說著拜拜,轉身離去。

而我卻隻是走了幾步,就閉上眼,用方圓感知偵查著他的情況,首到他落入洞下的水中,才放下心來,同時,麵板彈出,感受到濃烈的憤怒,憤怒值加三。

我無奈的歎了口氣,向洞內乞討道,希望你能找到那道機緣和那條出路,不要遇到那隻怪物,深深地望了眼洞,隨後向大部隊追去。

過了一段時間,才遠遠的看到大部隊,緩緩走去,隻見同學們有說有笑。

班主任許繪見我回來,詢問道:“回來了,找到怎麼從這裡走出去了嗎。”

“還有江潔那孩子呢?”

“老師偵查過了,冇有。”

“江潔嘛,他肚子不舒服,半路上廁所去了,你知道的,他腸胃不好。”

許繪頓了頓,開口道:“要不等等這孩子?”

“老師,冇必要,不知道得等多久呢,反正就這一條路,他頁走不丟。”

“而且這天快黑了,我們在不走出這裡,會很危險的,我剛纔偵查了條出去的路,不出意外的話,我們走快點,能在太陽落山之前能離開這裡。”

許繪想了想,道:“好吧,你帶路,我們跟著你。”

接著許繪就召集大家,讓大家跟緊我。

確認所有人跟著後,我便快步向前走去,我一會兒就走了一大半距離。

途中,我一路上還拿著石子在樹上刻了個箭頭,避免許繪懷疑。

一段時間後,我帶著大部隊走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許繪見我停了下來,問道:“到了嗎?”

我感知這附近的情況,感知到一個身影在往這靠近時,笑著對許繪說:“到了。”

然後猛的一個後撤步,跟大部隊拉開的距離,而我的麵前,忽然湧現出一大堆枝乾,向著周圍蔓延,很快就將那空曠的地方給圍了起來。

伴隨著一聲狼嚎,一個碩大的身影從大部隊對麵的枝乾裡走的出來。

來者正是幻月魔狼。

許繪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憤怒衝著我喊到:“陳星宇,你乾什麼,你是想讓全班死在這裡嗎?”

聽著許繪憤怒的喊聲,我咧嘴笑著說道:“是啊,我就是要你們死在這裡,不然我怎麼離開這裡呢?”

隨後就向後走去,漸漸的離開了他們的視線。

與此同時,幻月魔狼也向大部隊發起了進攻。

而這時,部隊裡的陳智節大聲喊到:“彆看著陳星宇那狗東西了,聽我指揮,前賦類似於戰士和肉盾的人靠前,擋住幻月魔狼的進攻。”

“法師和射手站他們後麵,向幻月魔狼發起攻擊。”

“天賦類似於牧師的,能回血的控製好戰和肉盾的血量,能加buff的給法師和射手套上。”

之前在大部隊趕路時候,部隊裡的人都己經互相交流過自己的天賦,都知道陳智節的天賦是策略家,所以對陳智節的話非常的信任,紛紛行動起來。

而另一邊離開的我,看著用技能提取出來的幻月魔狼麵板,十分的凝重。

幻月魔狼:三級種族:狼族技能一:致幻迷霧能對一片區域散發出迷霧,使身處其中的生物無法離開。

技能二:藤蔓能控製藤蔓瘋狂生長。

技能三:召喚狼群當自己身受困境時,會召喚附近的六隻二級幻月妖狼前來協助。

簡介:這隻狼有點腦子,但不多。

“emm,前麵兩個技能還好 ,大部隊可以扛住,可這個技能三…”思索一陣後,我歎了口氣,道:“罷了,這可能就是我欺騙彆人的懲罰吧…”說著便將方圓感知技能等感知能力開到最大,仔細的感知著換月妖狼的蹤跡。

而另一邊的洞裡,一個濕漉漉的人從水池裡爬了出來。

“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