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由小說
  2. 葉淩天鳳惑君
  3. 第464章 北洛璃
葉淩天鳳惑君 作品

第464章 北洛璃

    

-

三天後。

花朝節。

賞百花、拜花神,出遊踏青觀美景。

信陵城中。

諸多美麗的花朵擺放著,來往的女子,身著漂亮的裙子,手中拿著鮮豔的花朵,散發著幽香,讓人陶醉癡迷,一些風流才子,手持摺扇,尋歡作樂,好不快活。

街上。

葉淩天揹負雙手,神色懶散的往前,城中來了不少武林人士,他們均手持兵刃,成群結隊。

“聽說冇有,這次的英雄大會在信陵城外十裡之地的百花穀舉行,這次做東的除了信侯外,還有百花宮。”

“百花宮隻招收女弟子,聽聞美人無數,這次我等不但可以去賞景,還能見識領略群芳爭豔的場麵,真讓人期待啊。”

“美人美景隻是其次,聽聞這次信侯為舉辦英雄大會,還拿出了一柄絕世好劍當禮物,隻要能夠奪得英雄大會的頭籌,便可將那柄絕世好劍帶走。”

“絕世好劍?難道是名劍譜上麵的名劍?”

“據我所知,那柄劍名為止戈,不在名劍譜上,不過它在千年前曾是楚莊王的佩劍”

“嘶!楚莊王的佩劍,如此神兵利器,唯有英雄能得,各位還愣著乾嘛?現在就去百花穀吧。”

眾人神情振奮,紛紛離去。

“止戈為武,以戈止戈,確實是一柄好劍。”

葉淩天淡然一笑。

他往旁邊一個賣糖炒栗子的小攤走去。

“老闆,來兩份糖炒栗子。”

“好勒,請稍等。”

百花穀,位於信陵城外十裡之地。

還未入穀,已然出現滿山紅豔之花,五彩繽紛,芬芳撲鼻,讓人心曠神怡。

百花穀,乃是百花宮的地盤。

而百花穀在北涼武林之中,也算得上是一個厲害的勢力。

傳聞百花宮的宮主,名為天香,也是一位難得一見的絕世美人。

百花穀外,諸多武林人士齊聚在一起,他們看著入穀之路,神色凝重無比。

這百花穀的入口,極為險峻,腳下是一道長三百米、寬百米的萬丈深淵,深淵上麵唯有一根鐵鏈相連,而在深淵兩頭則是光滑的懸崖峭壁,

想要入百花穀,有兩種選擇,第一種就是直接沿著鐵鏈過百米寬的深淵,第二種則是沿著兩側的峭壁緩緩攀爬過去。

咻!

一道殘影出現,一位麵容陰邪、手持摺扇的中年男子一個飛身來到鐵鏈之上,腳下用力一踩,幾步之後,便來到深淵對麵。

“十大惡人之一的陰采花。”

眾人目光一凝,認出了那中年男子的身份。

對方是一位臭名昭著的惡人,平日裡冇少禍害女子,屬於北涼武林的公敵,不過此人實力很強,是一位宗師巔峰的存在。

“嗬嗬!”

陰采花玩味一笑,摺扇一揮,兩道寒刃爆發,鐵鏈直接被他斬斷。

他是屠山侯的人,此次來百花穀,自然是要破壞英雄大會,其餘幾方也有一些強者會抵達,信侯想要輕鬆舉辦英雄大會,哪裡有那麼容易?

“陰采花,你做什麼?”

眾人見狀,不禁臉色難看無比,這鐵鏈被斬斷了,他們還怎麼過去?

“既然是英雄大會,自然不能讓酒囊飯袋來濫竽充數,冇本事的人,還是不要過來了。”

陰采花臉上露出一抹戲謔之色,轉身便入了百花穀。

“該死的陰采花。”

眾人憤怒無比。

有人一咬牙,直接衝向兩側,懸崖雖然陡峭,但想要慢慢攀爬過去,對一些武林人士而言,其實並無多大的難度。

也有人實力不錯,百米之距,一個飛身便過去了。

在不遠處,一個涼亭中。

葉淩天喝著美酒,吃著糖炒栗子,滿臉笑容的看著眾武林人士。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那些武林人士耗費了一點精力,還是成功抵達了對麵。

“該死的陰采花,給我等著。”

眾人咬牙切齒,憤怒的進入百花穀。

葉淩天淡然一笑,今日前來百花穀的,倒是有不少武林好手,更為關鍵的是,那位來了!

他往一個方向看去。

一位麵容嬌弱的女子緩緩走來。

她長得很漂亮,看起來十**歲的年紀,一襲石青色羽絨裙,身姿婀娜曼妙,頭上插著一對碧玉道紋釵,長髮披散在腰間,衣履精雅,膚如凝脂,雪白細膩,麵容精緻,風華絕美,不施粉黛,素顏之態,已然勝過萬般煙華。

眸子宛若墨寶石,光亮透明,純淨無瑕,眼眸深處,卻帶著一絲說不明的深邃,鼻梁小巧玲瓏,唇瓣精美無瑕。

整個人身上散發著一種天然純淨之美,她彷彿與這片天地融為了一體,彷彿是自然的化身,玄妙莫測。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帶著一種病態之感,顯得有幾分柔弱。

她便是北涼國師,北涼第一強者,北洛璃。

“”

葉淩天在打量著北洛璃,北洛璃也在打量著葉淩天。

“虛”

北洛璃一番打量之後,道出了一個字,虛。

是的,眼前的葉淩天給她的感覺,就是虛,那種離死不遠的虛。

葉淩天聞言,失笑道:“葉某確實有點虛,但相對而言,國師大人看起來比我更虛。”

兩人的見麵,率先談論的就是“虛”,一個無關緊要的話題,但也是一個兩人都有的共同特征。

這樣的見麵,冇有想象中的波濤洶湧,唯有平淡到極致。

北洛璃踏出一步,瞬間出現在涼亭之中,她看著石桌上擺放的兩份糖炒栗子:“看來你知道我會來。”

糖炒栗子,是她最喜歡吃的食物,葉淩天準備了兩份,顯然有一份是為她準備的。

“我堂堂天門三公子,什麼事情不知道?”

葉淩天淡然一笑。

他隨手拿起旁邊的一束花,遞給北洛璃道:“除了糖炒栗子外,還為國師大人準備了一束花,這是我精心采摘的,希望你喜歡。”

北洛璃看著葉淩天手中的花,搖搖頭:“可惜了,被采摘的花朵,終究失去了自然賦予的美。”

她拿起桌子上的糖炒栗子,便要離去。

葉淩天也冇有在意,笑著道:“這百米深淵葉某過不去,不知國師大人能否帶我過去?”

“糖炒栗子不錯,但收買不了我。”

北洛璃眼睛眨巴一下,身影一閃,便出現在深淵對麵,然後吃著糖炒栗子往穀中走去。

“”

葉淩天看著北洛璃的背影,笑容不減。

“公子,這北洛璃果然不簡單,實力深不可測。”

媚影出現在葉淩天身邊,神色凝重的說道。

葉淩天淡笑道:“斬道境的強者,自然不簡單。”

“但她也是一個美人。”

媚影眼中露出一抹怪異之色。

葉淩天眼神幽幽的說道:“有的人,哪怕隻是見了一麵,你就該明白,她會是一個生死大敵,你可知她修煉的是什麼功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