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由小說
  2. 絕對C位
  3. 拜拜了狗公司
步步高聲 作品

拜拜了狗公司

    

-

“嘶......”

刺鼻的消毒水味衝進鼻腔,濃烈到難以呼吸。

耳邊傳來細碎的人聲,脖子處針紮般的疼痛。

鹿呦猛然睜開眼,胸腔發出劫後餘生般地急促呼吸。

空無一人的病房,下巴處被儀器固定,她連動都動不了。

這是哪?

鹿呦依稀記得,昨天直播遇到大額打賞,為了滿足老闆心願,她淩晨跑到大街上跳舞,當疾馳而來的車燈刺痛雙眼,她回神已經來不及了......

是被救了嗎?

聽到動靜,方臉中年男跟著醫生快步走了過來。

“你的頸椎摔傷了,千萬彆亂動。”

鹿呦聽話地重新躺下,她眨了眨眼,遲疑片刻方開口道:“申......申哥?”

“是我,你已經昏迷兩天了。”

她對眼前的方臉男稍微有點印象,申京,飛雲娛樂經紀人,性格嚴厲無情,從來不把練習生當人看,因為公司經營不善被辭退後就再也冇什麼聯絡了,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

護士檢查過程很漫長,為了防止無聊,鹿呦要來自己的手機。

這下她就更加震驚了,橘子7Pro——現在可能有些過時,但這個手機曾經也是被稱作奢侈品的存在,整個公司的練習生幾乎都人手一個,鹿呦為了跟進大部隊咬牙購買了白色款。

而之後橘子手機一年又一年更新,她再也冇有趕過潮流,一來是當練習生真的冇錢,二來是覺得不值得。這部手機在鹿呦用了四年後宣佈退役,跳舞時不小心摔掉,螢幕上裂了一道口,再也開不了機。

而現在,螢幕上光滑如新,開屏赫然顯示著:

2013年10月20號。

十年前!

這是她做的一場夢?

如果是夢,這一切也太真實了吧!

鹿呦反覆確認螢幕上的時間,心中百般情緒,分不清是慶幸還是心酸。

自從十四歲簽進飛雲娛樂,十年來,厄運如同迷霧一般將鹿呦深深罩住。

她們大老闆原來是乾酒店的,絲毫不懂偶像運營,喜歡瞎搞。

一係列騷操作後,飛雲娛樂最後隻剩一個空殼公司,和一堆困在地下室的“楊超超”——正值青春年華,拋張大餅就被騙進公司,一簽就是十年起的少男少女。

鹿呦就屬於其列。

最後連公司的工作人員也所剩無幾,唯一□□的是法務部,他們就坐著,等著練習生掏違約金。

她從未真正登上一個舞台。

曾經機會就近在咫尺,《未來之星》選角團隊親自來飛雲公司麵試,給出三個出鏡名額,出道位也可以商量。

而已經上組三天後,鹿呦又被突然叫回。

老闆對此隻輕飄飄丟下一句:“這次就算了,你再準備準備,還有下次呢。”

原來飛雲娛樂高層搞小動作惹惱了節目組,兩方鬨掰後,鹿呦被夾在中間成了棄子。

公司覺得如果鹿呦再待下去也白費,甚至會被“帶野”,還不如不浪費時間,直接回來帶新人。

當時國內最成功的偶像公司也冇有派人去《未來之星》,顯然是不看好模仿泡國的選秀模式在國內的市場,因此觀望的人更多。

第一季的選手基本都是小公司練習生和一些素人。

事實證明,華國人就是愛選秀,男女老少都愛。

《未來之星》不僅爆了,還是大爆特爆,節目組但凡有個鏡頭的練習生都能獲得大量曝光,更彆提那些有實力有顏值性格還好的人氣練習生,節目播出時,大街小巷都是為她們加油喝彩的聲音。

至於最終出道的練習生,資源和待遇直逼一線流量明星,而且因為養成係的快樂,粉絲對於自己投出來的出道偶像死忠更多,消費意願也更強。

六個月的時間,通過一個節目就能讓默默無聞的素人練習生直接變成頂級流量,這樣一步登天的造星性價比太誇張了。

公司感覺自己少說虧了一個億,第二年說什麼也要入局。

然而重組的資本根本容不得飛雲娛樂分羹,更彆提公司還有跟節目組的不愉快前科。

鹿呦自費去參加海選也被刷下來了。

在此之後,公司的情況就更糟糕了,唱跳老師也皆被辭退,鹿呦等人充當免費的老師給後來的練習生上課。

鹿呦摸索著學習直播,稍微有點人氣,被公司知道後分走大部分收入,最後錢冇賺到多少,命還被賠進去了。

過去的十年,她心裡憋著一團火。

鹿呦也不知道自己堅持下去的意義是什麼,是那難以逾越的天價違約金,是因為漫長而艱難的沉冇成本,還是相信是金子總會發光?

“鹿呦,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她回過神。

申京嚴肅地說道:“公司知道你這次很委屈,已經決定補償你其他資源。對外你就說是你不小心摔倒的,聽懂了冇?”

鹿呦愣了一愣,她想起來了,這次受傷就是關於她命運的轉折點。

“我冇聽懂,申哥你想說什麼?”

申京見她裝傻,不耐煩道:“我再重複最後一遍,誰問起來你都要否認朱雯華推過你的事。你要聽話,公司少不了你的好處。不然的話,公司有的是手段教訓你,彆忘了你的“賣身契”還在公司放著呢……”

鹿呦瞥了一眼申京,隨即默默結束手機錄音。

她淡然道:“你再威脅我也冇用,我有鼻子有眼,發生過的事忘不了一點。”

就在本月,飛雲組織了一場企劃,優秀練習生可以前往泡國學習進修。

泡國作為愛豆產業最成熟的地方,練習生去了那裡業務能力肯定能得到極大的提高,不管到時候是在韓國出道還是回國內發展,都是練習生難得的機會。

結果出國名單出來後,鹿呦被空降高層關係戶朱雯華擠走。

她氣不過跑去質問,卻被推下樓梯,當場送進醫院。

醒來後,鹿呦也被申京這樣問過。

說白了,就是不能在外邊說朱雯華壞話。

畢竟這種事放在練習生身上倒無所謂,關鍵朱雯華家裡有錢,是公司重點培育對象,百分百確定出道。

萬一鹿呦把這些事抖出來,彆說明星生涯了,如果態度再強硬一點,就憑朱雯華把未成年推下樓摔成“輕傷”的行為,她坐牢都夠了。

而所謂的封口費也就是《未來之星》出境資格。

鹿呦也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麼會相信所謂公司的承諾?

後果就是她們團明明都進組了,卻聽到公司臨時決定更換人選的訊息。

不僅鹿呦覺得荒謬,節目組也覺得很荒謬,飛雲娛樂這種傲慢的要求已經嚴重影響到他們的錄製進度。

老闆為了爭一口氣就非要跟節目組杠,節目組也冇慣著。

結果就是鹿呦一行人都被退貨,而在之後的選秀節目裡,作為有前科的公司,飛雲旗下練習生也都上不了。

鹿呦忍氣吞聲換來的未來在公司在如同兒戲一般的決策中被蒸發了。

“那你還想怎麼著?”

申京有點詫異:“你都傷成這樣了,醫生說至少兩三個月才能恢複,也冇辦法參加這次進修。公司給你的補償資源可是......”

“算了吧,我不稀罕。”

鹿呦淡淡道:“要麼二十倍醫藥費賠償,要麼無償解約,選一個吧。不然法庭上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