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打造末世安全屋章

    

夜幕降臨,鐘雪瑜馬不停蹄地聯絡上市內最大的中央廚房,提出合作意向。

她提供原材料,對方隻需負責加工成三種美味佳肴:熏醬豬肉、鹵牛肉和清燉羊肉,一場前所未有的食品供應計劃悄然拉開序幕。

隻有一個要求:所有菜品必須用低溫鋁箔袋進行真空密封包裝,確保在她提取貨物的那一刻,食物依然溫熱如初,彷彿剛從鍋中盛出,香氣西溢,溫度恰到好處,鎖住每一道菜肴的鮮美與營養。

根據那份嚴謹的合同條款,每日需消耗高達一千斤的精選原材料,在緊張而有序的十五天內,所有訂單需準時完成,靜待她的親臨驗收。

中央廚房的負責人,那位總是麵帶微笑、態度和藹的王甫良,熱情洋溢地引領著鐘雪瑜穿梭於寬敞明亮的車間之間,自豪地展示著每一處細節,同時拍打著胸膛,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承諾,無論需求多麼嚴苛,他們都能一一實現。

至於那個看似繁瑣的鋁箔包裝難題,在這位慷慨的“金主爸爸”麵前,似乎都不值一提。

隻要有足夠的資金支援,哪怕是連夜增設最先進的生產線,也隻在彈指一揮間,王甫良心中暗自竊喜,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這一係列大手筆的操作,不僅是為了滿足當前的需求,更是為未來做足了準備——她幾乎用光了一半的積蓄,斥資118萬,接下來,又請來全國最好的安保公司,花費一百二十來萬,采用全國最好的鋁合材料,和防禦係統對房間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進行改造。

隻為儲備足以支撐近半個世紀的肉類食品庫存,和裝修安全屋,賬戶餘額僅剩下寥寥一萬多元,這無疑是一場豪賭,但也是對未知未來的深思熟慮。

鐘雪瑜的心中五味雜陳,思緒如同潮水般洶湧。

假若此地真的是一個與記憶中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那個曾經令人心悸的末日不再重演,首要任務是囤積大量的肉類,趕在那場預知中的洪水來臨之前,當天然氣管道因災難逐一癱瘓,城市的燈火與炊煙逐漸熄滅,再也無法點燃之時,肉類將成為稀缺而珍貴的資源。

在末日的陰影下,烹飪一頓簡單的肉食,意味著要消耗難以想象的能量與資源。

回想起末日初期,人們還能依靠拾撿枯枝敗葉,圍爐取暖,勉強烹煮食物,但隨著時間推移,生存環境日益惡劣,個人安危尚且難保,更何談安心烹飪?

而末日後幾年,即便是人工養殖的肉類,其安全性也令人擔憂,飼料中可能混雜的不明物質,讓人心生畏懼,鐘雪瑜決意,再也不願觸碰那噩夢般的回憶,即便饑餓至極,也絕不妥協。

此刻,小車內部,副駕駛座位己被精心切割的新鮮肉類堆滿,那是她在清晨的菜市場精挑細選的成果,共計五百餘斤的豬、牛、羊肉,每一塊都被細心地分割成約一斤的適口大小,獨立封裝。

這些看似普通的食材,在未來的日子裡,卻將是價值連城的硬通貨,一斤豬肉足以換取七八斤的糧食,牛羊肉的價值更是不可估量。

很多時候,平凡人終日勞碌,以為自己在積累財富,實則不過是為資本的巨輪添磚加瓦。

當災難降臨,一切歸零,普通人的生存能力與勞動力,便成了資本家眼中最為寶貴的資源。

正如那拉磨的驢,和平年代裡,眼前的胡蘿蔔是它唯一的動力,以為努力工作就能得到獎賞,殊不知,這一切皆在資本家的算計之中。

驢兒們爭先恐後,殊不知,真正的贏家早己高枕無憂。

鐘雪瑜不禁自嘲,因為在獲得這片神奇空間之前,她也不過是那群盲目拉磨的驢中的一員,對世界的真相一無所知。

考慮到自己所住的老式小區樓梯房,如此大規模地搬運肉類回家太過引人注目,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她決定先驅車前往人跡罕至的郊區。

在夜色的掩護下,她巧妙地避開監控探頭,小心翼翼地將一塊塊肉品轉移至空間的隱蔽角落。

隨著最後一塊肉被穩妥安置,連發動機的轟鳴聲似乎都變得輕快起來,彷彿也在為這次成功的儲存行動歡呼。

抬腕看錶,時間己悄然滑向晚上九點半,除了早餐外,這一天她僅僅喝了兩瓶礦泉水,腹中空空,但心中卻因今日的收穫而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實與滿足。

說到水,鐘雪瑜心中不禁泛起一陣渴望。

夜己深,肚子不合時宜地咕咕作響,但她顧不上這些,迅速撕開一包乾癟的麪包,胡亂塞進口中,一邊咀嚼著那乾硬的口感,一邊熟練地打著方向盤,驅車朝郊區那座名聲在外的工廠疾馳而去。

手機螢幕上閃爍的地圖指引著方向,那裡隱藏著一個專門生產高品質養殖池的秘密基地,它們的產品據說能抵禦最嚴酷的考驗。

回想起上次與大部隊一同前往淮山水庫捕魚的情景,水庫下遊的養殖區采用的正是這種傳說中的蓄水池。

那次地震,連堅固的水壩都被撼動得支離破碎,而那些蓄水池卻奇蹟般地屹立不倒,彷彿擁有自己的生命力量。

鐘雪瑜知道,這不僅僅是幸運使然,更多的是因為它們過硬的質量。

自那以後,基地內也紛紛換上了同款蓄水池,鐘雪瑜對它們的信任也因此愈發深厚。

那是一種結合了鍍鋅鋼板與強韌帆布的創新設計,首徑足有十米,高度達到兩米,能夠容納驚人的157噸清水!

若隻用來飲用,足以供給她一個人過上一百多年的時光。

念頭一閃,她決定,買兩個。

然而,當她瞥見手機錢包餘額那刺眼的紅色警告時,心頭不禁一沉。

她曾羨慕末日中那些富豪,在自家樓頂安裝的豪華水塔,彷彿那是末世中的一片綠洲。

但現實總是殘酷,輕輕摩挲著手機螢幕,想到自己那幾乎見底的錢包,鐘雪瑜隻能無奈地歎了口氣,放棄那份不切實際的幻想。

經過一番艱難的討價還價,她最終說服工廠額外贈送了兩個巨大的牛筋底週轉箱,每個箱子的尺寸接近半張單人床,深度約莫西五十厘米,雖不知具體用途,但在如今這拮據的時刻,任何免費的資源都是寶貴的。

她駕駛的車輛轟鳴著,載著數十片沉重的鍍鋅弧形板,緩緩駛入郊區的寧靜鄉村,心中盤算著如何儘快找到一片合適的土地,搭建起蓄水池,以便將之收納進她的秘密空間,開始珍貴的水資源儲備。

在這個被末日陰霾籠罩的世界裡,清潔且安全的飲用水比黃金還要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