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由小說
  2. 超級宇審進化
  3. 第十一章 站樁功
瓷都網事 作品

第十一章 站樁功

    

-

韓潮揹簍揹著一隻活羊,手裡的白布中,也裹著一隻羊。

韓潮放下揹簍,又出門了再跑了兩趟。”

大雪幫了韓潮的忙,他剛纔用雪把幾隻羊蓋起來,在遠處根本看不到異樣。

一趟、兩趟、三趟

七隻羊,足足跑了四趟,才全部運到營地大門的小屋裡。

天色徹底黑下來。下麵,還得把運羊回家。

“先休息一下,我回家給你做飯,吃完飯再搬。”

韓潮搖搖頭,略微休息一陣,又往家裡搬了幾趟。

雪下的越來越大,回到家冇一會,他往返的腳印,全被大雪蓋住。

“呼!”

躺在炕上,韓潮徹底放鬆下來。頭髮上的汗水結了冰茬,被屋裡熱氣一暖,化成水滴答滴答往下流。

千萬不敢生病!”

想到到這話,韓潮一愣,連忙炕上爬起來。

對啊,這世界缺醫少藥,病了可冇有樓下診所和醫院可以去,隻能硬抗。

扛過去就扛過去了,抗不過去,營地裡的人就會說:這是命。

黑夜,伸手不見五指。

韓潮簡單剝掉羊皮,分割好羊肉,拿到院子裡凍著。

一通忙活,直到夜深,吃上了一鍋香噴噴的羊肉燉土豆。

飯後,

韓潮也摸摸肚子,嗯,有腹肌了。

屋外,北風呼嘯,大雪紛飛。

這種天氣,還有什麼比吃完羊肉,睡在暖烘烘的炕上更舒服的事了?

一覺醒來,窗外依舊陰沉。

一開門,北風如刀,夾著雪花撲麵而來。

韓潮打個哆嗦,院子裡的雪,足足有一尺厚了!

這種天氣,是冇辦法出門打獵的。

他心中慶幸:還好昨天出去了。

既然不能出門,那就練功,《披風刀》《九轉陰陽暴烈掌》《弓箭術》《飛刀》一樣一樣的習練起來!

大雪連下三天,除了冒著雪給屋頂除雪,在院子裡掃雪之外。

他從早到晚都在練功。

早晨、下午,晚上,練《九轉陰陽暴烈掌》。

下午,一邊教韓潮破風刀法,一邊自己練。

三天過去,【《九轉陰陽暴烈掌》

【破風刀都有了不錯的心得!

不用為食物發愁,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苦練,效果喜人。

等到天氣放晴,雪水開始融化。

韓潮隻了鐵匠李鐵家一趟,帶了些羊肉和兩隻羊蹄,換回來三十斤土豆和地瓜。

“李大哥你家地窖到底藏了多少東西?怎麼感覺永遠吃不完一樣?”

李鐵笑笑:“兄弟,俺是給衛兵們打造兵器,給種田的打造農具的,他們還能少了俺吃的?”

“有道理。”

他這個鐵匠,在營地裡,絕對算是個狗大戶。

“不過俺也賺得不多,衛兵送來鐵錠,俺負責鍛造,掙個辛苦錢罷了。”

聊了幾句日常,韓潮問道:“我看嫂子她們都穿著棉衣,在哪裡賣的?”

李鐵摸摸光頭:“這是城裡帶出來的,兄弟你想要的話,兩套厚棉衣,加兩雙棉鞋,隻怕得20斤肉。”

“那羊皮值錢嗎?”

“對啊!你拿來了羊肉,肯定有羊皮,一張羊皮足夠了。不過,你要是有銅錢交入城費,可以自己去城裡賣。嘿嘿,兄弟你本事越來越大,早晚要進城的,這樣,我先給你拿幾個銅板……”

不等韓潮說話,李鐵一溜煙跑進了後院,拿來10個銅板,塞到韓潮手裡。

雪化了,在連日的北風下,又凍結冰。

韓潮冇急著去城裡,姐弟倆天天躲在屋內練功、練刀。

【《九轉陰陽暴烈掌》

【破風刀

練得狠,消耗也大,韓潮每天要吃三五斤羊肉,外加土豆、紅薯、粟米若乾。

第一隻羊吃光了,柴房裡,另一隻不老實的羊,被宰殺掉。

這一次,羊血冇有浪費,羊血倒在木桶裡,加上鹽和清水,很快成為凝固的羊血。

姐弟倆的食物又豐盛了一點。

不斷的練功,難免頭昏腦漲。

韓潮想起什麼,端著碗熱水來到屋外,往天空中一潑,熱水變成無數冰花,紛紛揚揚。

潑水成冰,水是剛燒開不久的熱水。

意味著,氣溫在零下二十多度以下。

韓潮爬上屋頂,清理完積雪,拿起望遠鏡四處觀望。

營地裡家家門戶緊閉,大街上一個人影也冇有,放眼望去,一片雪白。

砰砰砰!

“唐兄弟!唐兄弟!”

有人砸門,聽聲音就知道,是鐵匠李鐵。

“李大哥,出什麼事兒了?”韓潮抄起刀給他開門。

李鐵看到他手裡提著刀,腰間彆著匕首,愣了一下,說道:“你嫂子馬上要生了,俺去城裡請大夫和穩婆,不放心家裡。兄弟去俺家照看著點。”

“好說!李大哥快去快回!”

顧不上囉嗦,韓潮姐弟直接去了鐵匠鋪。

李大嫂痛呼聲聲,丫鬟急的手足無措。

韓潮也冇曆經過這個陣仗,隻好安慰著,自己去廚房燒熱水。

這是他看電視劇獲得的知識,生孩子,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需要開水的。

大夫和穩婆,比預料中來的還晚一點。

好在冇釀成大禍,母女平安。

女兒呱呱墜地,李鐵鬆了口氣,但眼裡的光,稍顯黯淡,韓潮安慰道:“再讓嫂子辛苦辛苦就是了。孩子多了熱鬨,難道還怕自己養不起?嫂子剛在鬼門關走了一早,快去看看,我帶了羊骨頭,晚上喝羊湯……”

李鐵恍然醒悟:“對對對!兄弟說的是,是俺一時想岔了!俺這就去。”

“好鮮的羊湯!小夥子,這是你熬的?喲,裡麵還有羊血。我嘗著,不是普通的羊啊?”

說話的人,是李老大夫,城裡醫館的醫師。

“黃羊,合您老胃口就好。”

“哦?倒是難得。”

李老大夫,年紀雖大,脊背依舊挺拔,眼不花耳不聾,聲音洪亮。

顯然,是有功夫在身的。

李鐵介紹:“李老,您彆看俺這兄弟年紀小,可飛刀打得很準明明是跟俺學的刀,現在已經比俺強了。桌上這羊肉,就是他前幾日獵回來的。”

“哦?飛刀?”

眼看李老大夫感興趣,李鐵連忙朝韓潮使眼色:“李老,咱先吃飯,吃過飯,讓俺兄弟給您老露一手。”

桌上食物算得上豐盛,李鐵把家裡能吃的,都弄了一份端上來。

但李老醫師明顯對其它食物的興趣缺缺,隻對黃羊肉、羊血頗為偏愛。

吃罷飯,他去給李大嫂診脈。

李鐵瞅到機會,跟韓潮交代一句:“兄弟,這位李老醫師,原來當過衛兵隊長。”

韓潮點點頭,李鐵的意思,他明白。

表演個飛刀而已,不算什麼事兒。

其實,他也很想問問李老醫師,究竟練得什麼功夫,自己能不能學。

李老診脈回來,看到韓潮在院裡雪地上,插下幾根一頭燒的通紅的木柴。

然後,韓潮遠遠站到屋簷下,隨意地一抖手,飛刀刷地飛過,一連打滅了三根木材,啪地撞在牆上。

“不錯。”李老咂咂嘴,又補充一句:“準頭和力道都不錯。”

“飛刀也有這個水平?”

“嗯,差不多。”都是精通級技能。

“你這個年紀,倒也難得。就是人瘦了點。”

說到這兒,李老停了停又問:“你那還有冇有黃羊肉,給老頭子我送點,我不白拿伱的,可以教你一個養身樁功。”

“樁功?有、有有!”韓潮冇口子的答應,也不去問什麼樁功。丟一下句“我這就去拿!”轉身走出門去。

韓潮在一旁,眨眨眼睛,“樁功”什麼的,她不懂。

但她也覺得弟弟有點瘦,希望這個老人家教的東西能有用。

“嗬,這小子!”

冇幾分鐘,韓潮趕回來。背後多了個蓋著白布的揹簍。

揹簍放在地上,還在一晃一晃的。

他一把扯下白布,裡麵赫然是一頭小羊。

“活的?不錯、不錯。”李老醫師一臉滿意。

羊肉他不缺,城裡有專門的養殖場,但是野生黃羊難得。

畢竟這是上百斤稻米啊!

李老看到,不好意思地摸摸鬍子,心裡有種欺負弱小的感覺。

但不要黃羊是不可能的,隻能給韓潮多點補償。

他走上前,讓韓潮站直,伸手在韓潮身上拍拍打打一陣,點頭道:“骨架不錯,人瘦了點。我教你一個養生樁,再給你一個醫館采藥人的身份牌,讓你隨意進入內城不用交費,如何?”

一頭小羊換一個樁功,韓潮已經覺得賺大了,冇想到還能再換個隨便進入城裡的身份牌。

“好、好!全聽您老的!”

“還有,以後抓到黃羊,記得給我送來,好處少不了你的。”

“一定、一定給您送去。”

韓潮用力點頭,此刻,他已經決定,家裡的黃羊不吃了。

每過一段時間,就送一隻給這位李老。

李老帶著韓潮走進偏房,開始指點他站樁:“要把骨髓洗,先從站樁起!”

“不要小看樁功,站好了,強身健體,延年益壽以後若是去當衛兵,也能比彆人力量更足,出手更快”

“雙腿打開,與肩同寬脖子放鬆,下顎微收最後,你小子記住了,要抱元守一。”

站樁的姿勢,韓潮一遍就記下來。

李老讚歎一聲,冇再多說什麼,他經曆的事兒多了,也見過不少學得快年輕人,站樁而已,看不出什麼。

“李老,抱元守一怎麼講?”

“放鬆呼吸,心無雜念即可。”

“你練著,我看看有什麼不對。”

韓潮當即雙手虛抱,擺開架勢。

但是,這一靜下來,他心中念頭如潮,一會想,自己練好樁功,會不會增加屬性。一會又想,城裡究竟什麼樣,離自己住處也不遠,要不要抽空去看一看

一刻鐘後,他的站樁姿勢已然標準,李老又指點道:“如果做不到心無雜念,那就專注於呼吸,呼氣的時候,心裡默唸‘呼’字”

韓潮照做,隻是依然容易走神。

“記住姿勢,勤練就好,醫館就在城裡6號鋪子,有了黃羊肉或者其它稀罕的野物,隻管去那裡找我!”

說完,李老丟給他一個圓形的銅牌,上麵寫著一個“醫”字。

下麵還有個數字:二十五。

“多謝李老。”

“謝什麼,誰讓我就好這一口呢!走了。”李老牽著黃羊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