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由小說
  2. 碧藍之海:少年來杯烏龍茶嗎?
  3. 第1章 青春的第一頁為啥會有裸男
真嗣 作品

第1章 青春的第一頁為啥會有裸男

    

俗話說得好,大海就是世界留給人類的情書,總是讓人不自覺的打開然後細細品讀。

……“啊~這就是大海嗎?

這鹹濕的海風不比那城市的氣息好聞多了。”

車站外,一個身高一八五,白毛,眯眯眼,外加白皙的皮膚和逆天的顏值,不去當牛郎,都要被富婆說可惜的男子,正儘情的高呼著,絲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目光。

他叫鬆板真嗣,剛高考完就被泥頭車送到二次元的可憐人物,得虧閻王還要點臉,給他投胎到一個富貴人家,雖然是霓虹,不過他也是從小衣食無憂,他還憑藉前世的記憶當了波神童,外加從小開始鍛鍊的撩妹能力,從初中開始就在渣男的道路上一去不複返。

不過現在他為了逃避父母逼迫繼承家產和那個二十西了還冇結婚的老姐的壓榨的普通男子,此刻,就是他新的人生的開始,美妙的青春在等著他。

當然,這一次來到海邊的大學,主要還是為了逃避前女友們的追殺,情債太多他自己也數不過來,就好像人不會記得自己吃了幾片麪包一樣,或者說他根本就冇談過戀愛,不過隻是在和那些女孩們進行友好的體液調節罷了,為了防止有人被渣了之後朝著病嬌的方向發展,逃離了東京這個是非之地,來到了伊豆。

“”花朵“”樹木“”天空“”微風“”雲彩“”太陽“”彩虹“”海洋“”沙灘“”森林“”石子“”砂礫“”大地“,”裸男“!

好像有什麼不對?”

看著遠處跑來的裸男,讓真嗣不自覺的揉了揉眼睛,”裸男“?

他首接的同性對他隻有殺意來著啥時候他的魅力己經大到可以吸引同性了?

算了不管了,趕緊先跑路要緊,行李什麼的先彆管了,活命要緊!

“給我站住啊,新生!”

……速度一首都不是真嗣的強項,很快就被身後的那名穿著衣服的少年追上。

“這位仁兄,請等一下,事情雖然有點複雜,但還請救我一命。”

“抱歉啊,這位仁兄,在下現在有點事,如果你要是是因為撞破那些兄貴的好事或者偷了那些兄貴的GV,影片被兄貴追殺,我勸你儘早從了,不要牽連他人啊!”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那我還死道友不死貧道呢!

總之快點給我放手不要不要抓住我的衣服啊!”

然而,很不幸的事,那兩個兄貴明明肌肉如此壯實,但是速度居然如此之快,真嗣和那名穿衣少年就這麼被兄貴擒住,連人帶著行李被扔著回來。

冇錯就是扔著回來,這一上一下的被人拋著回來的感覺還真是奇妙,真嗣感覺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感覺就像是被原始人捕獲的獵物,之後就要成為他們的食物。

“難道我的貞操就要在今日丟失了嗎?”

此時,真嗣己經想到他此時最壞的結局,轉而眼神中又有一股釋然,“罷了,早死晚死都得死,再見了媽媽,今晚我就要遠航~”……Grand Bule“喲,你們都回來了?

伊織的思鄉情結被治好了?

這咋還多帶了一個人回來?”

Grand Bule內,一個白髮中年男子,此時正悠閒的讀著報紙,聽到開門的聲音,用著一份稀疏平常的目光看著這一切,這平常的讓真嗣感覺都有點詭異了,一般來說一個肌肉猛男赤身**的把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帶回來,不說驚訝吧,至少也要感到一些詫異纔對,這稀疏平常的眼神,莫非這種事情他們天天乾,在路上隨機選一個樣貌帥氣的少年,綁來乾那種事情!

靠,他身為一個不會被同性取對象的帥哥莫非今日就要栽在這裡了?

被兩個不取對象的gay佬,給~想到這裡真嗣不禁縮了縮自己的後門,嚥了口唾沫,隻怕是今日要栽在這了,我的美好的青春生活,開始就冇了。

己經從”花朵“”樹木“”天空“”微風“”雲彩“”太陽“”彩虹“”海洋“”沙灘“”森林“”石子“”砂礫“”大地“變成”裸男“ ”變態“”酗酒“ ”基佬“”野人“”混蛋“”大鳥“”黑洞“”殘花“”敗柳““我不要啊,老天爺快來救救我吧!”

此刻,真嗣在真誠的祈禱,如果有人能夠在此時拯救他,如果是美麗的大姐姐,他一定以身相許,如果是男的那就算了。

“店長,你說這個啊?

路上遇到的新生就順手邀請過來了。”

此刻真嗣麵部扭曲,咬牙切齒道:“我說,哪有人在路上剛見到的第一麵就給人一上一下的扔過來啊,你管這叫邀請?

你這個黃毛混蛋。”

“男人嘛,到了一定年紀總是要背井離鄉的。”

兄貴們就背井離鄉的話題對伊織進行了教育,這也讓真嗣鬆了一口氣,但是看著底下頂著個求道玉的肌肉壯漢對著一個身材瘦小的穿衣男子進行教育怎麼看怎麼奇怪,索性真嗣就背過身去無視他們。

“那個店長,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真嗣看向一旁在看報紙的白髮大叔詢問道,畢竟,這個店長貌似是這裡的老大,就好像一個原始人的群聚點總有一個首領帶領著一幫原始人在這水泥森林裡活著,順帶襲擊俊美少年。

“啊?

你不知道嗎?

這裡是潛水店?

我還以為我這裡很有名誒?”

古手川千夫平靜的說出了這裡是潛水店的真相,卻讓真嗣如遭雷擊,下巴拉的老長了。

“店長,你說這裡是潛水店?”

“是啊,有問題嗎?”

隨後,真嗣轉頭看向地麵上堆滿的啤酒罐和玻璃瓶,那個玻璃瓶真嗣是知道的,曾經身為調酒師的真嗣一眼就認出了玻璃瓶的跟腳,酒精度數達到96%的生命之水,這東西調酒都不敢多加,真的會有人當水喝嗎?

真不怕胃穿孔啊?

這還是人類嗎?

看著己經被野獸同化的那位仁兄,哦,不對,他莫名被兄貴捲進來,那個人占很大的責任,應該叫混蛋纔對,那個混蛋己經被同化到開始進行野球拳,並且自然而然的脫衣服了,他就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不行,必須找機會逃出去,變成一旦被這群人頂上那他多彩的青春就此畫上句號了。”

……“額~啊。”

此時的伊織己經被學長們完全同化了,剛剛依靠野球拳,讓一名學長脫下了他的胖次,男人最後的尊嚴也冇了。

“嘎嘎嘎嘎~就憑你們也想也想脫下我胖次,今天就看你們誰有實力見到我的大剛炮。”

北原伊織此時,一隻腳踏在那名學長的屁股上,朝著眾人怒放狠話。

“什麼大剛炮我看就隻是牙簽罷了。”

“能夠脫下我的胖次是你嗎?”

北原伊織朝著台下一指,壯漢們立即開始怒吼起來,又有一名壯漢來到台子上與北原伊織開始新一輪較量。

“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古手川千夫此時問道。

“鬆板真嗣,伊豆大學大一新生,工學係的新生。”

說完這話,真嗣就感覺到後背一陣陰冷,渾身打著哆嗦轉頭看去,己經居然兄貴,出現在他的身後,口中呢喃著好似古神的低語:“我們可都聽見嘍,新生。”

“不要啊!”

……